卢江良批评丨《是写作还是?——对“下半身写作”的批判》(2001年)

当前位置:澳门威澳门威斯人网站 > 威尼斯2020娱乐官网 > 卢江良批评丨《是写作还是?——对“下半身写作”的批判》(2001年)
作者: 澳门威澳门威斯人网站|来源: http://www.ciberad.com|栏目:威尼斯2020娱乐官网

文章关键词:澳门威澳门威斯人网站,无以下体妨

  近年,“贾浅浅诗歌门”事件闹得沸沸扬扬。其实,早在20多年前,她的那类诗歌已在诗坛广泛流行,当时被号称为“下半身写作”。2001年的时候,针对那种现象,我写过一篇批评文章《是写作还是?——对“下半身写作”的批判》,署名“尖锐表现”(当年的网名)在网上转发后,曾引起小小的轰动,后被《诗选刊》2002年第4期转载。

  如今旧事重提,挺怀念那个时期的,可以搞“下半身写作”,也可以批“下半身写作”,特别是我的那篇批评,写得“尖锐”不说,光标题直接提及“”,正文更是“性交”“”一起出现,竟然还能被刊物选载,真的挺难能可贵的。对于写作者而言,只要不违法违规,应该允许他们自由写写。比如,曾经的《红楼梦》,现在不也成了经典吗?

  《挂牌女郎》:我呼吁/把普天下女人的胸/划分为两种/可以随便摸的/和不可以/随便摸的/并且每个女人/胸前都挂一大牌/上书:可以随便摸/或者:不可以随便摸/这样,当我走在街上/看到那些/丰乳肥臀的女人/就不用犹豫/不用彷徨/更不用把脸色/憋得象猪肝一样。

  《压死在床上》:有人打电话/把做爱的夫妇吓了一跳/有人敲门/把做爱的夫妇吓了一跳/我们被别人吓过/我们也吓过别人/所以我们常说/来之前打个电话/进屋之前先敲门/直到地震那天/没有人敲门/也没有人打电话/做爱的夫妻们被/压死在床上。

  我是在浏览诗江湖网站时,看到上面那两首诗的,他们的作者分别为沈浩波和南人。起初我只将它们当作是性变态的拙劣涂鸦,随后继续浏览发觉上述两位竟为当下文坛又一派系“下本身写作”群体的代表,这个群体中还有朵渔、尹丽川、李红旗、巫昂、盛兴、朱剑、马非、轩辕轼轲、李师江、阿斐、欧亚等70年代后的作者。于是,不禁愕然!

  笔者是一位小说写作者,对诗歌知之甚少,但多少也翻阅过诸如泰戈尔、徐志摩、顾城、海子等诗作者的诗作,那些诗无不使我感受到或博大的情怀,或深切的情意,或童话般的天真,或沉重的深刻,然而从那些“下本身写作”群体的诗作中,笔者除了感受到无与伦比的恶心,再也没有其他了。它们离诗歌的精神背道而驰,没有激情、没有寓意、没有诗性,只一味地显示着肤浅、枯燥和下流。

  再看一下 “下本身写作”自己的定位:“强调下半身写作的意义,首先意味着对于诗歌写作中上半身因素的清除。” (沈浩波《下半身写作及反对上半身》)、“知识、文化、传统、诗意、抒情、哲理、思考、承担、使命、大师、经典、余味深长、回味无穷……这些属于上半身的词汇与艺术无关,这些文人词典里的东西与具备当下性的先锋诗歌无关。”(沈浩波《下半身写作及反对上半身》)、“对下半身的强调本质是在强调。不是胯,不是腿,不是脚,也不是对这半截整体的强调。”(伊沙《我所理解的下半身和我》)。这样的说法,让笔者深感困惑:艺术,除了知识、文化、传统、诗意、抒情、哲理、思考、承担、使命、大师、经典、余味深长、回味无穷……之外,到底还跟什么有关?难道就跟“”“快感”?难道对的肆意玩弄,玩出了快感就是艺术?如果真是如此,那么很显然录入妓女的呻吟将成为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,摄下性交的场景将成为最完美的画面?!

  明明是内心龌龊的宣泄,却硬要将它们伪装得冠冕堂皇:“很多人以为这只是诗歌写作中的一种,甚至是一种另类的言说。可事实并非如此,这是通往诗歌本质的唯一道路,这是找回我们自己身体的唯一道路,不了解这一点的诗人,根本没有资格来谈论现代诗歌。”“只有找不着快感的人才去找思想。在诗歌中找思想?你有病啊。难道你还不知道玄学诗人就是骗子吗?同样,只有找不着身体的人才去抒情,弱者的哭泣只能令人生厌。抒情诗人?这是个多么孱弱、阴暗、暧昧的名词。所谓思考,所谓抒情,其实满足的都是你们的低级趣味,都是在抚摸你们灵魂上的那一堆令人恶心的软肉。”(沈浩波《下半身写作及反对上半身》)。如果没有接触他们的那些所谓的诗歌,我们真以为他们是中国诗歌的救世主呢!然而通过他们的“诗歌”(允许我加上引号,这样更确切一些),他们的那些谎言不攻自破。他们自己迷恋至极、推崇至极的“诗歌”,其实无非是一堆堆性交后遗留的肮脏物,散发着无以名状的恶臭。他们所做的一切,都不过是在进行着一次次深度的而已!

  然而可悲的是,在这样的状态中,在一些淫棍(这里是指推崇“下半身写作”的某些文学团体和报刊杂志)的唆使和吹捧下,他们一时半载还不会清醒,他们依然会像他们中的另一代表所描述的那样:“我抱着他/在夜里多么冷啊/我冷的时候/还会握住/他那里/那是第一次/他把我的手引向/那里/以后我就知道/手该放在哪儿了。(晶晶白骨精《N次》)”,一味地沉溺于此,并回味无穷地快感下去,一如既往地无耻下去,坚持不懈地恶心下去。

网友评论

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